南昌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青帝 第一千三十六章 暗渡(下)

发布时间:2019-10-12 21:26:03 编辑:笔名

青帝 第一千三十六章 暗渡(下)

“或就是送死的卒子,来试探主公在不在……看这就过去几拨人,伸手势力还不少……就上面命令最近要让南廉山吸引目光,才容得鼠辈猖狂……”

“放心,顶头的周真人说过,灯火阑珊下才越能藏住阴影,过些时就收……给各势力传达一下信号。”

在灰衣卫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任中,北邙山沿线历史深厚的地下黑产业传统

,各方面势力许多专业或不专业的密探活动都还是警觉,消停许多。

气氛对比下,有时就算密探都有些感慨羡慕了:“要不是家人在外,留在这里生活不错。”

“想得美,一日入了泥坑,终生都别想再爬出来……老子怎蠢到做卧底……”有个年纪颇大的旅馆老板叹息不已,余者都沉默,这北地风云无论如何演变,其实都和他们这种黑身份没有好处,只会一波波的艰难任务和失手危险,这一次南廉山附近就有些让人心惊的感觉。

“喝酒,喝酒……”有人举杯劝,心中萌生退意。

小酒馆里闹哄哄一片,酒客大多兴高采烈,都是应湘工业繁荣发展的受益者,完全留意不到这么一小撮人情绪低

自大蔡平景十一年乱世初兆以来,转眼四五年时光流逝飞快,以往太平盛世,最热闹的就是过年时,但今年……

大蔡平景十六年的年节,九州各处没有多少地方张灯结彩,或部分繁华大城市还会有,但亲友伤亡、家产损失和前途未卜,总让人间喜庆味道淡下许多。

目前报纸宣传来说,千京河下游就应湘一带的气象比较平稳,最安全的南廉山一带热闹,张灯结彩庆祝又过去平安一年,不少百姓感激给汉侯上了长生牌位――虽已是仙人长生,不算忌讳也不算祝福,但百姓心中难免想着,这样好的侯爷更长生一点也是好的,仿佛这样能让自家子子孙孙都平安下去。

因人为封锁,外州人不知道应湘局面,也不关心,应湘人自己也不关心外州,典型的封闭岛屿心态在形成。

这里成了被乱世遗忘的角落,而且要继续被遗忘下去……直到被意外打破的那一天。

烟花最灿烂着时,就有人禀:“君上,时间到了。”

叶青笑了笑,挥手向群众示意,转过脸,已经没有半点笑意:“开始罢”

“是”立刻有人应下,应诺中,杀气冲出。

曹白静似有所感,无声叹了口气,王侯之家,就算在这时,也不能尽兴。

元月初一子时?南廉山

“轰”方圆三十里升起了白茫茫的灵雾,隔绝了视线和神识,这在冬天的灵脉凝聚处是偶尔会出现,很正常,没有人怀疑什么。

就在这样的灵雾遮掩中,南廉洞天里飞出一道五彩霞光,隐秘抵达北邙山深处一个山谷,这里也是灵雾弥漫。

迷雾中显出一个宫装丽人,张开了山河城池的五色画卷,上面还描绘着十三艘小小的舰形,光辉在山谷里一闪而过。

一道长径五百米的黑影静静悬浮在山谷半空中,舰首亮光微闪,里面有人影晃动,对外面发出一切正常的讯号,若有人在这里就会惊叫出声来――这是弘武舰

而后画卷光辉再闪数下,最后一共只出来九艘弘武舰,里面都满载着人口、物资等,又出来六个道人,看容貌分别是三个双胞胎青年、三个双胞胎中年、三个双胞胎老年,都对着娲皇一稽首:“如此,诛仙剑阵有劳娲皇殿下看顾,我等就启程了。”

“各位早去早回。”娲皇立在谷中回礼,这次旅程快,她不会随行。

三清分身上舰后,一艘艘舰体隐形消失在东面夜空中。

女娲素白纤手徐徐卷起山河社稷图,画中留有的四艘舰形,其中一艘是原版的弘武舰,决不能使用,而三艘是炼制失败的飞空舰,需要重炼。

初次炼制仙舰成功率四分之三,不算高不算低,但目前是够用了,好在失败的坏舰只是部分环节偏差,材料和大部环节无损,又有了一次炼制经验,重炼消耗时间就会少很多――加班加点的话,预计两个月后就能修复完成剩余三艘。

“今晚还有得忙呢……”她升起遁光,悄返回了南廉山。

消失踪影的九艘飞空舰,正在北邙山深处沿着山脉向东飞去。

风驰电掣,半个时辰之间就足以跨越千里,因没有外域气息而不引人注意,又借着舰体完好的隐形系统和大雪天的掩护,当夜凌晨时就横渡万里到了斯图宁的西侧,在十里外的一处山谷中降落下来,这山谷同样是迷雾遮蔽。

“快快”

谷口远远就拉起封锁线,谷中已有不少水师的汉兵在提前等候,对上暗号后,九艘飞空舰的巨大舰门直接打开,显出里面一辆辆装载大量物资、流民的马车,还有少部临时充任马车夫的道兵。

“嘶……好手笔”吕蒙瞪大了眼睛,佩服不已,原以为万里飞度已经是瞒天过海的巅峰之举,想不到主公直接连人带马车装运,不用卸货中转,直接驾起现成的马车就走

这何等之快

现如今北海区域职位最高的几个人,陆逊和吕蒙就立在谷口,听刚到不久的曹操说话:“一切都要伪装得跟草原上运来,经由斯图宁发船……城里控制住没有?”

“现都是自己人。”陆逊确信说,知道飞空舰战略价值极大,万里运输秘密决不可现于外人面前,就连对东海青盟都不可透露,至少这两年要尽量保密。

斯图宁还是北魏的人,肯定会警觉,但是前几天北魏根据半年期满撤掉驻军,整个港口和城市都交接给汉军北海水师――陆逊和吕蒙提前一个月带水兵过来交接,为就是给飞空舰运输做铺垫,将斯图宁建成海空运输中转站。

吕蒙更是冷笑一声,说:“为了提防着城里剩下的探子,我们直接以宣布军管三天为名义,将剩下商人礼送出境,原居民都迁移送往了东州,整个斯图宁完全军港化,确定没有任何闲杂人等……”

曹操听得神色稍缓,又说几句,陆逊探首看着飞空舰里面:“这行动算是倾国之力了,却不知这一趟能载多少物资。”

“每舰内载一千辆车,九千车在应湘工业水平而言是小意思,就连北魏对这点规模也会嗤之以鼻,完全没到倾国之力的程度,真正倾国之力的是飞空舰的打造。”

曹操临行前是见识过仙道制造场的壮阔,嘿声吐气:“飞空舰是对弘武舰的仿造,弘武舰没有自成空间,外表多大里面就多大,长径五百米,宽百米,这九艘飞空舰就相当于九艘顶级海船运输力,不算少,但也算不得多……要是真君舰以上自成空间,那才叫海量”

“真君舰……什么时能驾驶一艘试试就好了。”吕蒙脸色有些歆羡,但这样梦幻就想一想,很快收敛遐思:“相当于九艘大海船的运力,如能每天晚上运,倒也能支撑起大型战役的后勤,足够强行平推东荒了。”

“难。”

陆逊吐出一个字,解释说:“空运隐秘起见必须昼伏夜行,昨晚来,今天白天隐伏,晚上他们回程,明天晚上才能来……”

“两天一次就罢了,还必须借于东州大海船才能运输。”

“可关键是东州战役激烈,东海青盟的船自己也要用于后勤和贸易运输,我们能借调的不多,九艘大海船已是极限。”

“这海运环节卡住了我们运输,海船去希望港往返要一个月,实际等于我们一个月才能运输一次……除非飞空舰直接抵达希望港,这缺乏中转海运的环节证明,那整个东州的人都会知道我们有空运手段。”

“而且这样大规模越海,很快就会被某些方面发觉。”

曹操静静听着分析,突发奇想,目光闪动:“其实,还有一条路……让周都督水师突破长河封锁,顺流而下抵达东海,船就够了。”

“孟德你不知水事,湘州水师二千艘战舰,我们冲不出……”陆逊和吕蒙相视一眼,有些无奈,心中都暗忖这位在历史上大军南渡征讨孙吴,应是大败亏输。

否则就是曹丞相一统天下,不会是《封神三国演义》了吧

“哦,那是我孟浪了……”曹操只是一笑,就不在多说,只是命令:“那就开始运输罢”

山谷里雾气不绝,一声命令下,按各舰进行。

前三艘飞空舰放车,三千辆马车络绎驶出了山谷,去往斯图宁,看起来是春秋之际大国战车三千乘的气派,不过得忽略一些车上流民大包小包的状况――这就跟地球春运的人类大迁移活动一样了。

马车队列不用进城,直接进入港口区装船,有一支问东海青盟借调的运输船队已在等候,水手都被命令留在甲板下的舷舱里待命,不许登上甲板,只有汉军北海水兵在甲板上接应龙门吊的吊装,将装箱的物资运到甲板下,再由水手们搬运到各舱。

而当第一支马车队陆续返程,空车驶回前三艘飞空舰,让拥挤山谷空出道路,三艘飞空舰才放车。

第二支马车队开始大规模运输、到港口装船、归返入舰,最后三艘飞空舰也放车……

一派忙碌。

内江治疗白斑的医院
运城白斑疯医院
桂林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内江治疗白癫风医院
运城白癜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