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蔷薇战皇 第七百三十五章 院长捶腿·不肯拜师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0:30 编辑:笔名

蔷薇战皇 第七百三十五章 院长捶腿·不肯拜师

“我怎么了?呵呵,疯老头,你如果不想知道你那弟子的事儿,你可以不捏,老子又没有逼你!切,你爱捏不捏!”

“你!你狠!”

尚至善给卡萨拉尔气的要死,可是为了自己寻找数百年的弟子,卡萨拉尔不得不忍下这口气。

“你,尚至善,你坐好,老子这就给你捏肩捶背!可是,老子丑话放在前头,一旦你小子说的话是骗老子的,老子不会放过你!老子都可以下命令,你的那个破炼器院系,十年不发放任何金属!哼,没有金属,老子看你怎么炼器!”

愤怒不已的卡萨拉尔直接就威胁上了,说话的时候,他手脚也不慢,开始给黄色衣衫的疯魔尚至善按摩。

中年模样的尚至善,他笑呵呵的坐在椅子上,一脸的享受,好似卡萨拉尔的威胁,他一点也不在乎。他享受的同时,还不忘记折腾一下卡萨拉尔,嘴里不停的下发着命令:“喂喂,疯老头子,你轻点,左边点!”

“你会不会捶腿啊,用点力,你中午没吃饭啊!”

“哎呦,你这是捏肩呢,还是谋杀呢!你给老子轻点,我擦,你又逼老子说臧煌了!哎呦呦,你特娘轻点,你如果再不轻点,你那弟子的事儿老子就当不知道了啊!”

“对,对,就这个力道,哎呦,嘻,舒服啊!啧啧,蔷薇学院的院长按摩,真的好舒服,哎呦,舒服极了!”

“……”

“……”

最后,足足过了一刻钟,疯魔卡萨拉尔化身为按摩师,把丹魔尚至善按摩的舒服极了,这丹魔尚至善才说出疯魔想知道的消息。

“什么?你说什么?那个,那个,那个惹事儿的李辉,他适合做我的弟子?”

“尚至善,你小子不是玩老子吧,你以为老子不知道李辉的底细是不是?他特么的可是一位风属性的战士!老子要的是风属性魔法师

!”

听完丹魔尚至善给的消息,疯魔卡萨拉尔直接就火了,奶奶滴,白给丹魔这老货按摩了,老子要找的弟子是魔法师,他愣是给老子弄来一位战士,这不是瞎扯淡的嘛?

“战士?战士怎么了!疯老头,你不要忘了,修为到了咱们这个地步,根本就不分什么战士、魔法师!!”

听到卡萨拉尔不认可自己的话,丹魔也是火了,于是直接敞开嗓门与卡萨拉尔喊了起来。

“疯老头,你可别忘了!想要突破最后的那一步,更是需要神魂与肉身融为一体!神魂、肉身融为一体,才能充分领悟到皇级领域的规则之力,你这老货到现在还把魔法师与战士区分那么清楚,我特娘应该说你思想陈旧,跟不上时代进步,还是说你是老顽固呢?”

“哎呦我日,看看,你特娘又逼老子说脏话了!”丹魔尚至善有些不认同疯老头的话,作出了一系列的解释,禁不住又说了几句脏话。

“滚一边去,老子让你说脏话了啊,是你自己要说的!别特么什么都赖老子行不?老子又没逼着你说脏话!”

“不过,魔法师与战士这个,确实不用分那么清楚。仔细想想,你这老不死的想法也对哦!不过,尚至善,你确定那小子真的适合做我弟子?他能领悟我风系魔法那层次的真谛?”

“呵呵,这个你别问我了,李辉那小子就在蔷薇学院的文院系监察院,你自己过去看看不就得了!”

听了尚至善的话,疯魔卡萨拉尔的身影没有多停留一息,直接就在原地消失不见。

卡萨拉尔消失之后,一脸平静的尚至善站在巨大的实验室之中,望着即将坠落的夕阳,脸上带有一丝羡慕的神情,喃喃自语道:“唉,什么时候,我丹魔才能有自己的亲传弟子啊!疯老头啊,这回是你这个老王八蛋运气好,捡到宝了,拥有玄风不死体质这样的人,若是再不适合做你的弟子,恐怕这世间无人可以做你弟子了。”

疯魔卡萨拉尔匆匆离去,留下丹魔尚至善在夕阳下感慨不已。

正所谓: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疯魔卡萨拉尔如愿以偿的寻找到了自己的亲传弟子,而他丹魔的弟子,又在何方?

还是那句话,如果此时李德洲那家伙得知他的炼器师傅,就是大名鼎鼎,闻名整个蔷薇大陆的丹魔,他得活活震撼死不可。

不过呢,丹魔尚至善想错了一件事儿,那就是疯魔卡萨拉尔想要李辉当他的亲传弟子,经过人家李辉同意了嘛?如果李辉宁死不同意,他卡萨拉尔又有什么办法呢?

正常人听说蔷薇学院的院长卡萨拉尔收徒弟,一定挤破脑袋的来报名,可是卡萨拉尔去了文院系的监察院之后,偏偏就遇到了李辉这么一个超级变态的家伙,宁死也不肯拜他为师。

蔷薇学院文院系监察院的病房之中。

“喂喂,你这臭老头子,你离我远点,你再敢靠近我一步,我就自爆气海,成为一个废人,你信不信?”被裹成木乃伊的李辉,此刻愤怒的瞅着不远处的卡萨拉尔,威胁道。

“李辉,你这是要干什么?我真的是蔷薇学院的院长,我真的想收你为徒弟啊!”

皱着眉头,哭丧着一张脸的卡萨拉尔都快急哭了,好不容易遇到一个适合继承自己魔法感悟的家伙,这货竟然不肯拜自己为师,还对自己破口大骂。

“日了个狗的,你一个臭要饭的少在这忽悠人!你赶紧滚啊,你这死老头子一身的臭气,穿衣打扮都跟个乞丐似的,还好意思说自己是蔷薇学院的院长?我日了个狗的,如果你这幅模样是蔷薇学院的院长,那我就是蔷薇学院院长他亲爹!”

“呸呸呸,我才不要当院长他爹呢,他爹都多大年纪了,说不定都死了呢。”身为病号的李辉,他口不择言说完当院长他爹瞬间就后悔了,急忙改口。

听李辉当着自己的面儿骂自己的父亲,卡萨拉尔顿时来了火气,他红着脸伸出右手,右手食指伸出,指着躺在床上的李辉,愤怒的说道:“李辉,你这个小王八蛋怎么说话呢?你特娘在文院系就学到这些啊?文院系的彬彬有礼、出口成章,你没有学会也就算了,你难道不知道什么是尊老爱幼啊?你不知道那个啥,说话要文明啊!你这满口特娘的脏话,你特娘咋学的?”

“尊老爱幼,我靠,我爱你大爷个粑粑!你管我在文院系学什么呢!你瞅你臭烘烘的样儿,你还敢教训我?还要当我师傅,你会啥啊?会要饭啊?还是会像你现在这样,满口喷粪啊?”

...

德州妇科医院
柳州治疗宫颈炎医院
厦门男科医院
德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柳州治疗卵巢炎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