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發改委年末遭冷遇地方都跑國土財政部要地要

发布时间:2019-11-09 09:39:38 编辑:笔名

发改委年末遭冷遇 地方都跑国土财政部要地要钱

魏晋时代,风流名士以清谈为风尚,被王羲之贬为“虚谈废务,浮文妨要,恐非当今所宜”,后人更是批评两晋亡于清谈,遂后有顾炎武“清谈误国”之说

“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习近平总书记的话直指当今的改革弊端于是,变化随之而来

12月25日11点45分,北京三里河月坛南街38号的国家发改委门前静悄悄,左侧传达室的小门紧闭,门前稀稀落落地停着几辆自行车,在寒风中诉说着孤寂这让人不禁感慨,曾经的车水马龙、官商匆匆,如今已一去不复返了

有人失落,自然就有人得意距发改委500米左右的财政部门前,一辆外地牌照的小汽车静静地停在那里,阳光一晃,光彩照人年关将至,前来财政部争取转移资金的地方官员开始多了起来

如今,地方项目有的是,差的是土地和钱于是,安徽某驻京办人员改变了工作方向,“发改委可以少跑了,多余的时间花在跑财政部和国土部上了”

改革步入“深水区”,政府主管部门成为了改革最大的障碍,“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关系”,这第一刀,便从发改委开始

革自己的命

3月16日,原国土部部长徐绍史以国家发改委主任的新身份正式亮相长期从事国土工作的徐绍史,上任后面临的第一件事便是大胆改革如何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便是第一个硬骨头,而如何啃好这块硬骨头,自然彰显新任主任壮士断腕的决心革自己的命,简政放权对发改委无疑是一块最好的试金石

中编办对此充满期待,要求发改委在简政放权上,放的要彻底,加强的必须要加强,不能拖泥带水

目前国务院各部门行政审批事项还有1700多项,本届政府下决心要再削减三分之一以上自2001年启动这项改革以来,先后分6批取消和调整了2497项行政审批,占原有总数近七成这也就是说,剩下的30%留给了徐绍史

不难想象,放权有多难

至今,发改委有审批权限的部门仍然不少,除基础产业司外,投资司、经济运行调节局、高技术司、外资司、经贸司等,均保留有对项目、价格等方面的管理权去掉过多、过繁且不透明的行政审批,不断减少审批总项目,留下的便是多年啃不动的“硬骨头”

这些导致发改委长期具有“重微观轻宏观,重审批轻规划,重发展轻改革”的特点,带有强烈的微观管理职能,而外界对发改委“权力比较集中”的议论概莫源于此

经济发展不是审批出来的着名经济学家张维迎放出狠话,发改委不要打着改革的旗号,干着反改革的勾当

因此,行政审批权减少或下放,从体制机制上最大限度地给各类市场主体松绑也就是说,审批权改革应扩大到更大范围,特别是医疗、教育、养老等民生领域

“四万亿”纠偏

“上北京,可以不去王府井、天安门,但38号非来不可”38号是那里这里正是审批、核准、审核重大建设项目的国家发改委办公地所在

同样的12月,却有着不一样的温度2011年12月20日,“要钱跑项目”的各路人马齐聚发改委,成为那个冬天一道独特的风景当时的一个大背景是,中国的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速大幅下滑,创下了2003年以来的新低

攘外必先安内

追溯至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扑面而至,凶猛又可怕,中国也难置身事外随着危机对世界经济的冲击,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也开始显山露水2009年,中国进出口贸易对GDP增长速度的贡献是负4个百分点为了抑制经济过快回落,中央推出四万亿的投资刺激计划

不过,过去的“四万亿”的刺激政策,暂时稳定了国内经济,但危机却被延后,而且变本加厉好在这届政府清晰地意识到了这一点今年两个“盘活存量”的表态,显然是对“四万亿”政策的纠偏,前一次是“刺激”,动增量,这一次是“紧缩”,动存量

两个一起动,威力更大从现在汇率的升值和利率的居高不下看,其根本就是要保护国内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也就是保证就业和社会稳定,这是政府的底线

如今,政府的首位目标已经不是增长,而是结构调整,而结构调整只有通过改革与创新才能实现这个表态表明了这届政府的执政思路:政府只做最需要政府去做的事,其他的交给市场去做

改革进行时

中国渴望市场化改革,不是一天两天了

当前,中国经济发展已无法再倚重粗放式的投入,亟须审视政府与市场边界,为经济发展减负减压,而真正的改革会导致未来经济的弱增长,这需要度量

问题是,政府怎么转型

“减少审批”广东省发改委主任李春洪在今年3月的回应如雷贯耳他认为,“要想推动整个社会,或者是企业的转型升级,首先需要政府的转型升级”据他调查,企业依法走完审批流程,最短时间需要310天,“按照这个干,市场早就没了”

因此,过去的改革始终备受争议用张维迎的话说,过去60年没有什么成功的从全世界的情况来看,计划这个东西基本就是一大批聪明的人干了一件傻事

新的变化随之而来自今年以来,拜访发改委的地方官员减少了,更多的去拜访财政部、国土部及央企

中国的改革,有人认为,在一定意义上,要看发改委这个部门本身改革的变化中国渴望市场化改革,但如果不首先解决泡沫经济的问题,改革就显得苍白无力

历次改革,发改委都是大家议论的焦点为什么呢因为它管投资,它的审批事项多如牛毛,通俗的话就是权力比较集中

因此说,加大发改委转变职能的改革迫在眉睫在发改委“三定”中,它的第一部分“职能转变”比任何一个部门的要求都多今年职能转变推出的十项职能当中,相当一批都和发改委有关系,第一条就是投资项目管得过多、过细是问题的一方面

另一方面,发改委也有加强完善职能的这个任务比如规划、经济的预测、改革,这些都是给发改委提出的非常现实和紧迫的任务,而审批只是问题之一

放权是改革,加强也是改革,发改委便是如此尤其是中国13亿人口,各地经济发展不均衡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央政府不得不开始动真格的了,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利用最有效的手段,使得经济能够持续、健康没水分地去发展,足矣

生物谷
宝宝风热感冒咳嗽喘应该怎么办
金振口服液是大品牌吗